拉什福德:若你支持我那很好,若你决定怀疑我那更好

pengpeng 69 0

拉什福德:若你支持我那很好,若你决定怀疑我那更好-第1张图片-世俱杯

世俱杯网2024年3月1日消息,曼联前锋马库斯-拉什福德撰写第一人称自述。

我一般不喜欢回应别人对我的评价,我天生不是这种人,因为我很内向。除非我真的了解你,否则我都不会说自己的事情。所以99%的情况下,我可以忽略这种外界的东西。但有时候,当一些壁垒被打破的时候,我忍不住想让人们了解我是一个怎样的人。

我不是想去找媒体的麻烦。我懂这个行业,你懂我的意思吗?他们写的并不是我,写的是他们笔下的那个拉什福德,他们塑造出来的角色。

不是只关于我一个26岁的小伙子晚上出去玩,或者一个小伙子得到一张停车罚单。这肯定是关于我的车花了多少钱,猜测我的周薪,我的珠宝,甚至我的纹身。

还关于我的肢体语言,质疑我的道德,猜测我的家庭,以及我在足球行业的未来。这种语气不是所有足球运动员都能感受到的。我们就讲到这里吧。

我认为其中一些可以追溯到疫情期间的事情。我只是想用我的声音来确保孩子们不会挨饿,因为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。出于某种原因,这似乎惹恼了某些人。

他们似乎一直在等,等待我展现出自己的私人生活,这样他们就可以指着我说,“看到了吗?看看他到底是谁吧?”

听着,我不是完美的人。当我犯错时,我会是第一个举手说我需要做得更好的人。但如果你质疑我对曼联的承诺,那就是我必须说出来的时候。就像有人质疑我的人品,以及我作为一个男人所代表的一切。我在曼联长大。我从小就为这个俱乐部效力。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的家人为了让我成为曼联球员,拒绝了可以改变全家一生的金钱。

他们想谈论汽车吗?想象一下,一个5岁、6岁、7岁的孩子,坐四辆不同的公交车穿过城市,去曼联训练。这一点也不夸张。问我妈妈吧。必须有人请假陪我去,因为我们家没人有车,甚至没有人有驾照。

最早的时候,要换两班公共汽车进城,然后我们必须穿过城市,再乘另一辆公共汽车出城去索尔福德。没有好吃的东西,倾盆大雨也风雨无阻,训练几个小时,我妈妈坐在那里等我,她对足球一无所知,只是出于爱。回家后也一样。只是为了追逐我为曼联踢球的梦想。这不是我的抱怨。一点也不。我爱它的每一秒。

你知道我们到达The Cliff(曼联老的青训球场)后他们告诉我们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?

“展现自我”。

托尼-惠兰,埃蒙-穆尔维和迈克-格兰尼。直到今天,这仍然是我在足球行业里得到的一些最好的建议。

当我开始谈论曼联对我的意义时,人们会觉得我很奇怪。因为如果你不是我,我敢肯定这听起来很假。但你必须明白,在我年轻的时候,为曼联踢球就是一切,因为你根本不可能为曼联效力。

要进入曼联青训很难,要留在那里就更难了。我小的时候,曼彻斯特到处都有五人比赛,每个球员都要付一英镑才能参加。它是全年龄段的,等于让孩子们和几乎成年的男人比赛。

我总是向我妈妈要一英镑,因为如果你赢得了比赛,你的球队就能得到所有的奖金。但是,这些钱只够买一张去老特拉福德的票。我们当时年纪很小,但我们确实赢过几次。

对我来说……曼联,就像是一切。我们常常待到所有人都走了,球场几乎空无一人,我们只是四处看看,听着。老特拉福德真的有这种感觉。就像环绕立体声一样,让我很平静。对于一个经常搬家的孩子来说,这里一直就像我的家。

当你内心有这样的东西…它就在你心里,没有人把曼联放在你心里,因为它自然而然地就会出现在你心头。

当我大约10岁或11岁的时候,我得到了很多关注,有各种各样的经纪人和俱乐部都在尝试忽悠我的家人。

曼联仍然没有给我奖学金,其他人自然会有各种的糖衣炮弹。有几家俱乐部给了我们改变人生的钱,他们说:我们会给你们家买房子,我们会把车停在你的车库里。我们会改变你家人的生活。

当时,我妈妈在Ladbrokes做收银员。我哥哥在AA工作。他们完全有权利告诉我,“把合同签了吧。”

但是他们知道我的梦想是为曼联踢球,所以他们从来没有给我压力。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,但我实际上为那个俱乐部提了两场青训比赛,看看我是否喜欢它。我记得走出更衣室,看到妈妈和兄弟们,他们问我:“你想做什么?走还是留?”

我说:“我想回曼联。”

就是这样。我们回到车上,等于一切都押宝在了我身上。现在回想起来,看到那么多出色的年轻球员从未进入曼联一线队,这是一个巨大的风险。但对我来说,这是唯一的选择。

我记得那段时间,我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,我说:“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为曼联效力,我希望能看着你们所有人的眼睛说,我没有改变。我要你看着我的眼睛说,我没有变。”

人们以为他们知道我的家庭故事,但他们了解的只是皮毛而已。有很多人不知道,因为我觉得我还是职业球员,分享这些会让人感到不适。

但这种儿时的挣扎生活的真实存在的,这不是广告,不是一部电影。人们说我来自威森肖,但我小时候就到处搬家,住过很多地方。Hulme,和我阿姨住。Moss Side,和我奶奶住。Chorlton,是和我哥哥待了一段时间。Saltney Avenue,Withington…我可以说出一大堆地点。

但我不会改变任何一点,尽管这很艰难,因为儿时的困苦塑造了我。我仍然会遇到我以前住过的地方的人,我们会开始摇头,笑着说:“你还记得那些日子吗,兄弟.......”

如果你真的亲身经历过,你才懂。

你知道什么是为足球痴狂吗?我可能不应该承认这一点,但我曾经在曼联一线队的第一个赛季跑回家,在休息日和朋友们一起踢街头足球。这就是我的人生,因为我的成长经历仍然是人生的一部分,我想这也是我能真正从这种环境中走出来的原因之一。如果你没有经历过这种生活,那我也不指望你能理解。

有一件事我妈妈经常对我说,从我小时候看.....

她总是说:“没有免费的东西,马库斯。”

这种智慧与足球无关。她告诉我这些不是为了让我远离经纪人。她说的是关于生活的智慧。年复一年,我对它的理解越来越深。

“没有免费的东西。”

金钱是好东西,也是一种祝福,但梦想是无价的。对我来说,即使在11岁的时候,为曼联踢球是我唯一的目标。我记得那段时间,当我还在努力争取签约的时候,鲁尼和C罗会和所有青训营的小伙子们一起做一些事情,我只是敬畏地看着他们,你懂吗?

他们有一个摄影师在那里,最后我们所有的孩子都有机会和他们合影,我记得我孤零零的在后面,远离大家。我记得我哥哥说:“去和鲁尼拍张照吧,弟弟!你在干什么——?”

我说:"我不需要。"

他说:“不需要和鲁尼合影??”

我说:“总有一天,我会是他们的队友。”

我想我是唯一一个没拍照片的孩子。在我们拒绝了其他俱乐部的报价之后,我内心充满了渴望。我不再觉得自己是个孩子了。我必须抓住机会改变我们的生活,就这样。作为一个来自曼彻斯特的孩子,作为一个来自赫尔姆、莫斯赛德、乔尔顿、威辛顿、威森肖的孩子,能够继续生活下去,真正实现这个梦想,如果你认为我会把这些视为理所当然,那你就太不了解我了。

听着,问题是,足球当然可以是幻灭般的泡沫。但我试着做个普通人,试着和我的朋友保持联系,已经尽力不去改变,即使是在晚上外出或度假的时候,我也希望我可以正常一点。

但人还有另一面。我是一个人。我犯过很多20多岁的年轻人都会犯的错误,我试着从中吸取教训。但我也做出了没人看到的牺牲。我想让你明白的是金钱并不是让你度过难关的动力。这是对足球的热爱,简单明了。

我们都知道过去几个赛季曼联是一家处于转型中的俱乐部。当我们赢球的时候,你们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球迷,这是事实。我们俱乐部需要更多,老派的正能量。

我知道那种氛围的作用,正是这些让我度过了最糟糕的时刻。每次我走出球场,听到球迷们唱着我的名字,或者在开球前环顾老特拉福德,我都能感受到同样的正能量。

在我内心深处,每次开球前我都会环顾四周,我仍然是曼联的球迷,这种感觉,无法把它从我的血液中抹去。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第一次在安菲尔德踢球的时候,我从球场上感受到了曼联对阵利物浦的气氛,我听到了哨声响起和观众的欢呼声,我的肾上腺素分泌太多了,比赛一开始我就差点被罚下。

我喜欢米尔纳,但我直接冲向他,然后飞过去鲁莽地铲断了他,因为我的情绪太激动了——不是作为一名曼联球员,而是作为一名碰巧在对阵利物浦的比赛中出场的曼联球迷。

我记得我回到家,告诉我的家人:“我得想想办法控制一下,我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消除我作为曼联球迷的这种心态,否则我每场比赛都会被罚下。”

我可以接受任何批评。我可以接受任何媒体给我编排的标题,播客,社交媒体和报纸上,我能接受。但如果你开始质疑我对俱乐部的承诺,我对足球的热爱,还要把我的家人扯进来,那我只能跟你说,祸不及家人,积点德。

你猜怎么着,如果我诚实一点,其实一部分的我并不介意别人怀疑我。当每个人都告诉我他们爱我的时候,我开始怀疑。

我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运转的。我必须成为一个真正年轻的男人。总是不得不依靠自己。每当我在最黑暗的地方,感觉半个世界都在和我作对时,我就会独自放空几天,重新调整,然后就没事了。

我想这要追溯到我小时候,我一个人在街上盘带,直到天黑,我再也看不见球了,我能听到妈妈喊我回家。我就是个内向的人,需要空间来调整。

其他时候,当这不起作用时,我就找个人谈谈。有时候就是这么做的。但每次我情绪低落的时候,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,我总是觉得那是我扭转颓势的时候,我会为曼联和英格兰踢出我最好的表现。

我向你保证,世界还没有看到曼联和这些球员最好的一面。我们想要重返欧冠赛场,然后在赛季末我们有一场大型的国际赛事(欧洲杯)。我们会回到属于我们的位置。我们必须继续努力,从我开始。

如果你支持我,很好。

如果你怀疑我,那更好。


标签: 拉什福德 曼联

发布评论 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